您的位置:首页  »  卡通漫画  »  租屋奇遇
租屋奇遇

我在街口卖面的小摊子停下来吃一碗阳春面,顺便和卖面的老头闲聊几句,说出了要来这里住一阵子,并向他打探旅馆的所在

他向我打量了一阵,然后说道“外乡的读书人,如果你想在我们小镇渡假,倒有一个比旅馆更悠静舒适的所在。

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呢”我笑道“何止有兴趣,简直是求之不得呀”于是老汉祥细地指点了我。

吃完面,我付过钱,便依照他的指示,走过两个街口,在一条小小的巷子里找到一个青石铺地的门口。

我依照老汉给我的说法,拍了三声门,应声来开门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

我说明了自己是一个远道客,想在小镇渡过暑假。

可是此地没有亲友,所以想找间房住。

是明街口卖面的老伯告诉我,可以到这里问问,听说这儿有房子分租。

小姑娘把我上下打量了一下,要我等一等,又把门关上了,我注意地看了看这所房子,还真不小,建筑也不错。

不一会儿功夫,小姑娘又开门请我进去了。

我随着小姑娘走进上房,一位约摸二三十岁的少妇,微笑地招呼我坐下,客气地请我用茶。

我先礼貌向她请问了贵姓,少妇微笑地说道“我姓白,不过你叫我素蓉就行了。

不必客套的。”

接着又她祗是笑嘻嘻的,不和我谈起租房的事,反而和我闲话家常,由我的姓名.职业.一直问到有没有结过婚。

我祥细回答了她的问话,并说出了因为仰慕小镇的风貌而来渡假。

白素蓉高兴的表示愿意租房子给我,并答应供给我的伙食,当我问及价钱时,她笑道“远道客,请还请不到哩如果一定要付钱的话,等走的时候随便给就行了,最好是大家做个朋友嘛相请不如偶遇,我们不要讲这个啦”我连忙称谢。

素蓉又指著刚才带我进来的小姑娘说道“她叫做青梅,是和我相依为命的养女,让她带你到房间歇著吧”这里一共有一厅四房,围绕着一个铺着细琢石板的院子,青梅把我引到西边厢一间明窗净几的房子里。

慇勤帮我放置好简单的行李,接着就出去端了一盆热水进来,并亲手拧了一条热气腾腾的白毛巾,我连忙上前要接过,青梅却轻轻把我推坐下来,然后轻轻地为我抹除扑扑的风尘。

我虽然觉得非常意外的惊讶,也祗有乖乖地让她为我洗脸。

青梅丰满的身体挨近着我,一种少女的幽香直钻入我的鼻子。

青梅又帮我抹了抹手,这时我接触到她那一双软绵绵的小手,禁不住轻轻地捏住说道“青梅,你的手儿又白又嫩,真可爱”。

青梅并没立即挣开,她任我摸了一会儿,才柔情的说道“我去倒水了。”

我放开青梅的手儿,让她把洗脸水端出去倒了。

过一会儿,青梅又端了一盆热水进来,笑瞇瞇地说道“赵叔叔,我来帮你洗脚吧”。

我说道“青梅,还是让我自己来,不敢劳繁你了”。

青梅笑道“什么话呀赵叔叔是我娘的贵宾,我应该好好服侍你的。”

说完就把我的鞋子脱下了来,又将我的双脚放入温水里。

一面洗一面望着我笑道“我娘亲好喜欢你哩我们这里很清净,没有外人骚扰的。

如果我娘亲想和叔叔亲近亲近,不知叔叔肯不肯呢”。

这时我的双脚正被青梅柔软的手儿摸捏得一股欲火从心中燃起,听她这么说,不禁暗喜,不过嘴里却说道“青梅,我受到你们热情地招待,那里敢说不敢二字,祗怕坏了你娘亲的名节哩”。

青梅紧接着说道“这你就不必担心了,我们这里的事,你慢慢会清楚的,祗要你肯和我娘亲近就行,其他的事就无须理会了呀”。

青梅嘴里说著,一双嫩白的手儿将我的双脚又搓又捏,洗得干干净净,还用软布抹干了。

又套上一对拖鞋,才望着我笑道“赵叔叔,你跟我到里间洗个澡。”

我跟着青梅从小门进入套间,原来这里是一个小小的净室,一个早已盛着温水的澡盆,还有用来方便的净桶,可称为设备齐全了。

青梅帮我脱下外套和衬衣,我笑着对她说道“行了,我自己来吧”。

青梅把手伸到我腰间一面解我的裤子,一面认真地说道“我应该服侍叔叔的,你尽管让我为你洗澡吧”。

说著已经把我的裤子脱下来,这时我胯间的肉棍儿已经竖起来,把内裤撑起著。

青梅把我的内裤也褪去,小手儿握了握肉棍儿笑道“叔叔这里好棒哦我娘一定会好开心的呀”。

青梅把我扶进澡盆,对我嫣然一笑说道“叔叔先泡一泡,我出去把洗脚水倒了,再替你洗澡。”

说完就飘身出去了。

我浸在温暖的清水里,心里又惊又喜,不知这飞来的艳福如何消受。

正在胡思乱想时,青梅已经回房了。

她笑瞇瞇地说道“我也得脱去衣服,免得弄湿了。”

说著转过身,慢慢地把她的上衣脱去,露出白晰的背脊和两条嫩白的手臂,又把裤子脱下来,祗见浑圆的臀部白里泛红,两枝粉腿肥圆适中。

青梅转过身来,身上祗挂著一件红肚兜。

她在洗澡盆旁边的小凳坐下来,开始替我洗擦著。

一边洗一边向我讲了一些有关这里的事。

原来白素蓉年轻时是城里的名妓,五六年前,有一位富商暗中将她赎身,并秘密安置在这不为人注目的水乡。

两年前,富商意外过著身,幸亏已经有点遗产留下,素蓉不愿意坐山崩,所以秘密经营一些生意,用以维持生计。

青梅洗到我胯间的肉棍儿时,我被她弄得坚硬昂起。

我笑问“青梅姑娘,你有没有和男人玩过呢”。

青梅粉面泛红地说道“我本来也是从小卖入青楼,是娘身边的丫环,娘从良那年我才十二岁,娘很痛惜我,就要求把我一齐带出来。

并认我做养女,因为娘和爹在妓院相好时,我就服侍左右。

所以来到这里之后,我仍然像以前一样,就算爹在玩我娘的时候,我都在后面帮手推屁股哩我十四岁那年,有一次爹想要玩的时候,娘却刚好来月经,娘叫我给爹试一试。

那时我已经发育了,平时见到我娘被爹玩得很开心,也是心思思的。

那知一试之下,痛得要死。

不过后来就玩出滋味来,祗是爹玩我还不到十次,就不幸过身了。”

青梅说完,圆圆的俏脸飞红。

我伸手抚摸青梅可爱的脸蛋,说道“青梅,你长得真俊俏。”

青梅娇媚地笑道“祗要你和我娘相好,我相信娘都会让你玩我的身子的。

好啦你站起来,我帮你抹干身上的水。”

我站了起来,跨出洗澡盆。

青梅替我抹身后,我大胆地伸手去玩摸她被红肚兜蒙著涨鼓鼓的乳房。

青梅柔顺地依着我,任我把她丰满又弹手的奶子摸捏了一会儿,才轻轻地舒了一口气说道“我迟早让你玩个够的,现在娘等著和你吃饭哩”。

于是我换上干净的衣服,走出净室,回到上房。

祗见桌子上已经摆上一台丰盛的酒菜。

白素蓉也已经坐在席上等着我。

我在她对面坐了下来,青梅慇勤地斟酒夹菜。

席间我和素蓉谈笑风生,两杯酒落肚,素蓉面泛微红,谈吐间媚目如丝。

用过晚餐,青梅把素蓉扶到床沿,然后收拾碗碟走出去了,房里祗剩下素蓉和我俩人。

我向她走过去,她便依入我怀里。

我在素蓉粉嫩的香腮亲了一下,她闭着声音双眼颤声说道“亲亲,我要你脱我的衣服。”

于是我将她胸前的钮儿解开,一对肥乳居然是高翘著,雪白的皮肤,滑滑嫩嫩。

我禁不住把手在她鲜红的奶头上捏弄。

素蓉轻舒两条细嫩的手臂,搂住我骚荡地叫了声“亲亲,痒死我了你把人家弄得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

我搂紧了素蓉一阵热吻。

她的嘴唇火热,一根舌头儿尖尖的送入我口里。

我从她光滑的背上摸下去,摸入她的裤腰,觉两瓣臀肉格外肥厚。

我让素蓉倒在床上,伸手拉下她的裤子,素蓉忽然叫了声“青梅”,我不禁楞住了。

青梅走进来,把我身上的衣服全部脱光,等我上床后,把帐子放下来,却把油灯拨亮一点,才走出去。

明亮的灯光透过纱帐,把床上照得雪亮,我仔细地欣赏她的肉体,虽说显得稍胖一点,但是又白又嫩的,应该说是丰满哩尤其是一对肥乳房,高高翘起的奶头儿粉红色的,纤腰细细,肚子平平,显然是还没有养过孩子。

那雪白的屁股,粉嫩的小腹,可以说是我一生未见过的活宝贝。

这女人的屁股硕大而圆润,两瓣臀肉间的沟子既紧又深。

那小腹的尽处,却是我所玩过上百个女人中第一次见到的奇货。

通常的女人不管皮肤再白,那销魂的肉缝总会比较深色,但是素蓉的肉洞口却是两片和屁股一般雪白的细皮嫩肉凸凸地隆起。

一条细细的肉缝夹住一颗粉红色的小肉粒。

四周一根毛儿都没有。

两条修长的大腿,一对玲珑的小脚儿,真是人见人爱。

我伏在她一丝不挂的肉体上到处吻个不停,她的小手儿握住我粗硬的肉棍儿轻轻地摇动着,低声说道“亲亲,我一见到你,就恨不得让你玩一顿,今个晚上就让你尽情玩我吧”。

那声音之娇媚,淫浪,十足扣人心弦,勾人魂魄。

我趴到她软棉棉的肉身上,她的粉腿自动分开了,那小肉洞里的浪水,已经涌了出来,滋润了迷人的小肉唇。

素蓉伸下手去握住我的下体,带到她湿淋淋的肉洞口,边说道“亲亲,我下面好久没有挨男人插过了,一定很紧,你先慢慢弄进去,轻轻地抽我。

等松了再使劲吧”。

我的肉棍儿慢慢地挤进一半的时候,她深吸着气,瞇紧著双眼,我感到她肉洞里又紧窄,又温软。

我用力挺了进去,祗听到她叫了一声“哎哟亲亲,你顶到我的花心了,好舒服哦”。

她的叫声是那么娇媚和放浪,小肉洞箍吸着我粗硬的肉棍儿,我低头在她两粒奶头上吮了一会儿,就开始抽插了。

她的小肉洞在我用肉棍儿抽插时,却不停地收缩著,使得我的肉凌儿在她肉腔里重重地刮动着那些暖暖的嫩肉。

素蓉又娇又荡地浪哼著,像是替我努力玩她而喝采,同时又挺著屁股向上迎凑着我插下去的肉棍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