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少女迷魂
少女迷魂

非典后和相恋3年的男友结婚了,算是终于有了个合法的做爱对象。7月

老公和我一道回四川老家,一路辛苦自不必说,有一个自己依恋的男人日夜守侯

倒也冲抵了那种劳顿之苦。

我家在农村,离县城有两个小时的路程。到县城当天已经傍晚,老公是北京

土生土长的人,到了小地方一切都觉得新鲜。于是当天我们就打算在县城住下。

老公很有兴致,放好行李就拉我上街。其实小城市就是小城市,真的没什么值得

逛的,不过好在我也好几年没有回来了,所以也不觉得枯燥。

老公是北方人,182CM的身高,再加上那完好的身材及英武的面庞,我

还真的很是自豪。老公问我偷笑什么。我说你真是极品啊!老公哈哈大笑,触着

我的耳朵说:「下边那儿更是极品呢,便宜了你!」我狠狠瞪他一眼,自己闹了

个关公脸。

街上人并不多,由于四川的年轻人多漂泊在外地打工,留下来的大多是老弱

病残及有工作的人,所以显得有些落寞,我和老公就在大街上显得格外突出,很

多人都以猜测的目光望着我们。我们开始有些尴尬,后来也就习惯了,自顾自在

街上晃悠着…… 

「这不是小薇吗?」

我奇怪还有我的熟人?寻着声音过去,一个30出头的男人正看着我笑。看

着那熟悉的眉眼,我有些不知所措了,呆立着。老公碰碰我说:「呀,有人叫你

呢!」

「朱老师,您好!」我往前跨了一步,许是有些紧张,差点拌倒。他下意识

的伸出手来扶住我,我感到他的手握着我,我在发抖……我抽出手,觉着自己的

脸烫极了。

「好久没回来了吧?」

「3年了!」

「这位是?」

「哦,是……是我爱人!」

「浩,这是我中学的体育老师,朱老师!」

浩一听是我老师,马上恭敬的上去和他握手。我看着眼前这两个男人,忍不

住心中的悸动。

「小薇啊,你越来越漂亮了!」朱老师拍拍我的肩膀。我看着他那似笑非笑

的眼睛,不自然的笑笑。幸亏他是以老师的名义,否则浩非急了不可。

「对了,我已经不教书了,在东大街开了一家夜总会,有空来玩啊,在43

号,来了老师一定好好招待你!」

朱老师冲我眨眨眼睛,朝浩点点头,走了!

我舒了口气。感觉从没有过的轻松。浩看看我:「见到老师有那么紧张吗?

脸红成那样!」

「我们是小地方的人,老师永远是老师,见到当然紧张拉!哪象你们,和老

师都是没大没小的!」

「哦!不过你们这个朱老师看上去挺精神的,应该30几了吧,跟小伙子似

的。个也挺高,在你们这儿不多见哦?估计当年在学校是个花心大少!少女杀手

啊!跟我有一拼啊!」

听着老公那没心没肺的话,我的心激灵了一下。

「哎,老婆,你怎么了?」

「走吧走吧!」

许是为了掩饰自己一时的慌乱,我拉着浩就往前走。

「怎么了?你?」

浩有些疑惑,他看着我,突然大叫起来:「哈,他不会是你少女时代的梦中

情人吧!你是不是暗恋过他,是不是?」

我看着浩那调皮的样子,只好将计就计地说:「是啊,是啊,他就是我中学

时代的梦中情人,怎么啦!那时全校的女生都暗恋他!」

「哟,真的啊。看看他象有那个实力。不过,你老公我是不是比他更帅!?

恩?」

我看着浩那张阳光的脸,英俊而又自负。那时,他比浩还年轻,而我还是个

小女孩…… 

二、少女情愫

他叫朱世杰,是我们区中心学校的体育老师。我12岁那年上初中,他是我

们初二那年分到我们学校的。没见过他之前,就听女生在窃窃私语,说新来的体

育老师如何如何高大帅气。女同胞都知道,十三、四岁的女孩子已开始进入怀春

岁月。我那时就最最崇拜三浦友和了,尽管他早已是那个时代的过气明星,可我

一直视他为偶像。原因是他那完美的外形。直到现在,我最欣赏的男性仍然是他

那种类型的男性,俊美而又健硕,浑身的阳刚之气,那承载了我多少性的梦幻啊。

以至后来遇到浩,我敢说那是真正的一见钟情…… 

13岁的我一股子灵秀俏丽,由于农村水土,显得比同龄的女孩稍微成熟,

自然不屑与同学们去讨论新来的体育老师。但少女的心中所想就只有我自己清楚

了。说实在的,当时真的非常希望快到星期六,因为我们的体育课是周二和周六

下午。

那几天真的觉得时间的拖沓,什么其他的心思也没有,只等着见新来的体育

老师。周六下午,我们班的女同学早早的到了操场。我装出我的矜持,竟然故意

在宿舍呆着,想等上课铃响了再去,却不知怎么搞的,竟迷迷糊糊睡着了,上课

铃也没听见,等我一觉醒来,已经过了10分钟了,我当时一下子慌了,赶忙梳

洗,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冲到操场。

多少年过去我也不会忘记第一次见到他的感觉,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去形容。

或许是那时见的人太少,真的觉得他惊为天人。他大概178CM左右,一身蓝

灰的运动服(T恤及短裤)很好的显示出他的经常锻炼的健硕的体形。他的皮肤

光洁黝黑。剑眉、深邃的眼睛那么犀利,高高的隆起的鼻梁,棱角分明的嘴唇,

洁白整齐的牙齿,还有精干的短发。看上去如此干净爽利,阳刚而不粗砺,真的

不瞒大家,我少女的心从此醉倒…… 

短暂的失神后,我回到我习惯的队列。我看见他朝我走过了,脸上没有一丝

笑意。我低着头,有些慌乱。

「叫什么名字?」

第一次听他说话,象一声惊雷,很严厉,很有威慑力。我轻声答到:「林薇!」

「好吧,你出列,做一百个下蹲!」

我惊呆了,长到这么大,从来没人对我这样过,我一下子委屈得泪眼婆娑,

站在一边不知如何是好。天知道我有多伤心,刚刚认为自己喜欢一个人,结果他

却是对我最无情的了。

「怎么了,不服气?谁让你上课迟到的。快做,不做期末体育成绩不及格!」

我毫无办法。我是个倔强的女孩子,如果体育不及格就意味着不管我学习成

绩有多好都评不上三好生,那不是我想要的。于是我忍着莫大的屈辱(当时真的

这么想)去做了一百个下蹲。

做完后,我没精打采的一个人在一边坐着。体育老师朝我走过来,他拍拍我

的头(真的忘不了这第一次接触),说:「生气了?」

我鬼使神差的摇摇头,偷偷地看了他一眼,这个细节立即被老师觉察到了。

他站在我面前真高。

「我叫朱世杰,22岁。体育系毕业的。」他伸出手。

我没想到他那么郑重地向我介绍他自己。看着他伸出的手,我也伸出手。

他的手粗大有力,我的手柔弱无骨;他的手温热,我的手冰凉。我觉得我把

我的魂交给了他的手。

我不讳言我很早就有了性意识。十二、三岁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有了那种莫

名的期待。严格说来,使我产生这种期待的是一本书,D。H。劳伦斯的「未婚

少女与吉普塞人」。故事说的是一个怀春少女爱上了一个英俊狂放的多子的吉普

塞男子(我不知道强调他多子是不是意味着他的男性的伟大,D。H。的小说一

向有这样的寓意。)但由于总总原因,尽管那个她爱的男人也想把她从少女变成

一个小妇人,但没有如愿。那里面有大段的少女的性的渴求的心理描写,D。H。

的描写真的很触动人的灵魂。我那时象着了魔一样盼望着自己心中的那个狂放的

男人出现。

所以当我接触到朱世杰的手时,我第一次有了这种感觉:我完了!

时光荏苒,转眼半年过去了,少女的眼睛始终追随着那高大的背影,我发现

他也很注意我。其实很多女孩子都在心底暗恋着朱老师。朱老师喜欢篮球,那时

学校老有友谊赛,他是学校的主力,记得他最出色的就是跑蓝(不知道篮球术语

怎么说,我们那时叫三大步),没人能阻挡。每当这时,就可以听见女生的尖叫

和欢呼。我那时只要有他在场上必看,尽管我什么也不懂,看见他那健硕的发着

青春的光芒的体魄,我就觉的沉醉。其实那时他名义上有个女朋友,是学校的音

乐老师,挺厉害的一个人,但挺漂亮。只要和他在一起,那个音乐老师就温驯得

象只小绵羊。我们当时都觉得挺神奇,不可思议!

后来我发现个秘密,只要下午打球,天黑后朱老师就会在他宿舍的后边冲澡,

因为那儿很僻静,我也是一个晚上闲得无聊瞎逛时发现的。当然我只能偷看了。

于是一周我都会有几次这样的经历。

他总是先穿着内裤洗。第一次见他光裸着大半个身子,我真的差点晕倒,我

那时才知道一个裸露的美好的男人身体对我意味着什么,我第一次觉得那么需要

一个人的拥抱和挤压。他是那种很协调的身体,不是过分的壮,匀称黝黑,让人

产生想用手去体验的冲动。他的肚脐往下是衍生的毛发,那么醒目,直到隐隐没

在他那被清水弄湿的内裤里。而在他那濡湿的内裤里,是隆起的一大堆,每当看

到这,我都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只见他用水冲冲胯部,拿香皂放进内裤,摩擦着

最隐秘的部位。我当时见他擦洗着那儿,真的是口干舌燥,又羞愧又渴望。最后,

他才会脱下内裤,这也是他洗澡的尾声了。只见他用清水冲干净全身,然后特地

用水仔细的冲洗他的玉杵,每每这时,我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仅仅属于我梦中

情人的东西,它在他腰下晃荡,雄伟而又松弛,在丛丛黑毛中矗着。

坦白地说,朱老师的阳具是我见过的第一个成人的东西,而我第一次就奇怪

地喜欢上了它,我想也许就因为它仅仅属于朱世杰吧。

我不记得我一共偷看了多少次,那一直是我心中的一个秘密。直到有一天,

当我又来到老地方时,我看见他正在脱上衣,我一直默默地看着,突然感觉一道

强光朝我射过来,我骇然。停顿了5秒钟后我意识到我已经被朱老师发现了,我

撒腿就跑,我现在都还可以回想起来那时的狼狈。

三、初夜

第二天就是星期六,下午的体育课我没有去。天知道我有多害怕。那种罪恶

感是一个年仅13岁的小女孩难以承受的。我让同学给我代请了病假,就自个儿

躺着。其实我根本就没办法睡,脑子里想的满是朱世杰的裸体和他的阳物,我第

一次有了自己已无可救药了的担心。

迷迷糊糊间,有人跑到我的床前说:「小薇,朱老师让你放学后去他宿舍。」

我心理咯噔一下,心想完了,我怎么给他解释这一切呢?我不想他把我当成

一个坏女孩,我只是喜欢他才那么做的。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想想明天是星

期天了,我只好叫同村的同学回家告诉我妈说我去我舅家过周末了。我打算晚上

才去找朱老师,我得好好想想怎么跟他说。况且晚上人少,我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夜幕降临,忐忑不安中,我来到朱老师门前。周末的校园很静,朱老师的住

处比较偏,一路上一个人也没有。我当时想得真的很单纯,只想去给老师认错,

然后听老师的教诲,真的没想别的什么可能。

我敲开朱老师的门,他打开门,然后关上。他盯着我,我第一次在他面前有

了害怕的感觉,因为我觉得他的眼光和平常的不同。象鹰,对的,象鹰在盯着猎

物一样有些傲慢和冷酷。我想退缩…… 

可是他反锁了门。

我在发抖,我根本不敢抬头看他。可我知道他还盯着我。

屋里灯光很暗,典型的单身汉宿舍,没有多少家具。我仍低头不语。他也不

说话。他站在我前面,象一堵墙,高大而奇伟,更显我的柔弱和无助。

朱老师捏着我的下巴,我抬起头,他死盯着我,我躲闪着他的目光。他用他

粗壮的大手抚摩着我光滑的小脸蛋,我感觉到自己的燥热。那火烫的手,带给我

的是一阵阵晕眩,我要倒下!他继续摸索着我,我骇然自己的温顺,我没反抗,

我不想反抗!任由他的侵略。我似乎在梦中,这是多少个梦中的情景,我凝望着

他,看着他那张十足男人的脸,我期待着什么!我感到干渴!朱世杰的头向我俯

下来,我闻到了一股朴素的男人的味道,性感而不奢华,让人迷醉但是并不浓烈。

他的脸离我越来越近,他的呼吸轻拂着我的面庞,我的整个身心都氤氲在他的气

味当中。哦,我要逃离这个危险的世界,可是我不想,我不想逃离!!

我盯着他的嘴,它是如此的刚毅,性感得让人无以抗拒,它俯了下来,坚决

地印在了我的唇上。一股热流随即注入了我的全身,我的思想我的肉体都已经瘫

痪。我已是他手中的小鸟。他的唇猛烈地扫荡着我的,象是不顾一切地要占有眼

前的猎物,他伸出舌头,顶开我的嘴,那湿漉漉的舌头就霸道地欺了进来,我已

经没有任何力量去抵御他的进攻,第一次的接吻就是如此激烈,13岁的我如何

能够承受!我感到我的整个心都飘了起来,无法落地。

我意识到自己在陶醉,陶醉在朱世杰的亲吻中,他高大的身体环抱着我,使

我有一种想要放纵的欲望。

突然,我感到莫名的空虚,无依无靠要想倒小去。朱老师已经放开了我,迷

迷蒙蒙中,我看见他已经坐在了靠墙的沙发上,懒懒倚靠着沙发,他叉着双腿,

微倾着头又色有毒地看着我。我竟然打了几个寒战,尽管天气还暖。他上身着一

件枣红的T恤,下身穿一条黑色的短裤,裸露在外的胳膊光滑强健,在阴暗的灯

光下格外具有诱惑力,他的大腿又粗又直,浓重的汗毛遍布其上,在夜灯中发出

黑亮的光泽。我似乎嗅到了阳光的味道,那么生气那么具有男性的力量。

他点了一颗烟,云雾中越发显出他的神秘和威严。我知道自己已经无法逃离,

无论是肉体或者心志,我已经绵软在他的世界里,就象暗夜中他身边迷途的羔羊,

我知道我要付出代价了,为我少女的莽撞和绽放的情怀,如果我不去偷窥沐浴中

的他,我就能逃过一劫,可是我去了。我要付出代价了。

处女的羞涩令我不敢抬头,他放肆的看着我,目光犀利而又带着令我慌乱的

挪喻。

「小宝贝,脱去你的衣服,让老师看看你发育得怎样!」

我有些迟疑地看看他。

「恩?」

他发出了那种充满诱惑的又让人无以抗拒的声音,是命令!我突然有种想流

泪的感觉。我抬起手,面对着烟雾中的威严,缓缓地褪下了衣裙。我的身上只剩

下了乳罩和内裤,两只手茫然无助不知应该放在何处。

「过来!」

他向我勾勾手指,声音并不大,但让我觉得无庸质疑——那是一种命令。我

慢慢挪过去,有些麻木和惧怕。我不敢直视他,只是低着头站在他的前面,眼底

是他的大腿,晃悠着充满男人的力度,还有脚,他只穿着拖鞋,一双裸露的大脚

随意的垫在拖鞋上。他拉过我的手臂,用力往下牵引,我开始不懂他,后来看见

他狂野的目光竟那么默契地明白了他的用意,他要我跪下……我不知道为什么我

那么快就明白了他,多年以后,当我意识到自己在性生活中喜欢比较重口味的游

戏时(虽然那还谈不上是性虐,可我知道有那么种倾向),我总会有意无意地回

想起第一次,我终于明白,那种希望被征服的意念早早地就被朱世杰灌输给了我。

在他的力量下,我乖乖地跪在了他的脚下,在他叉开的两腿之间,我显得那么弱

小,在他阴睨的目光下不由自主开始战栗。

他用手轻轻拍打着我的脸,然后肆意揉捏,嘴里发出淫亵的模糊的声音:

「这脸蛋真鸡吧嫩。」接着又肆无忌惮地抚摩我的脸。我感受到了屈辱,同时感

受到了一种不曾有过的麻酥感觉。那种出现过多次的希望被压碎的感觉再次涌动

在心底。我禁不住抬起头,在一种渴望的驱使下勇敢地看了他一眼。他眯缝着眼

睛,眼睛里盛满的全是欲望和征服!

鹰的眼光!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猎物,在猎人的戏弄下苟且偷生,他最终会杀了我的,可

是,可是我这可怜的猎物却明明感受到一种待宰的快意。我不懂我自己。只好又

低下柔弱的头。

朱世杰摁灭了烟头。他倚靠过去,静默中突然抬起一只脚,掠过我的手臂落

在我的胸前。他的脚很大很重,放在乳罩的上沿轻轻在我裸露的胸上画着,我顿

时呼吸急促,讶异他的动作,我的脸离他的脚很近,隐隐可以闻到他脚上淡淡的

汗味,不好说那味道好闻,但它的确让我感到……迷醉。

在我还来不及有所反映时,朱世杰用脚猛地往下一压,我背部的乳罩细细的

带子就绷裂开了,我感到整个胸部一紧,那猛力差点让跪着的我扑倒在他脚下。

好在我稳住了。

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裸露我青涩的双乳,一时间的惶恐令我忘记了遮掩,我的

尚不丰满的乳房在灯光下发出青白的光,顶上象是两颗小红豆,鲜艳稚嫩。

我第一次觉得自己的乳房精巧漂亮。朱世杰伸出他的双手,粗大宽厚的手整

个盖在我小巧的乳房上,真的只够盈盈一握哦,他的手很性感,纹路清晰,健壮

有力。(多年以来,当我看见一个顺眼的帅哥时,第一时间会去观察他的双手,

我认为男人一定要有一双性感的手,试想一双那样的手抚摩着你的脸庞、乳房及

至全身,该是多么令人难以自禁的事啊。

喜欢有一个日本的A星兰佳也,就是迷恋他的双手揉捏女人的乳房的样子,

特别是手部特写,真的羡慕死人了。不禁幻想自己是那个女演员。)

他用力地捏弄着我的乳房,食指和中指紧紧掐着那樱桃般的乳头,我完全迷

乱在他的揉搓之下,嘴里不自觉地发出阵阵撩人的呻吟,全身滚烫似火,需要男

人来冷却。

我无用的用手推拒着他的粗手,那种欲拒还迎显突出我的懦弱和犹豫。朱世

杰轻笑了一下,俯过来在我耳边说:「想吗,想老师吗?恩?」声音不大,可那

足以使我面红耳赤。

他用那修得很干净的发着青辉的胡查轻抚我的面颊,那撩人的淡淡的男人汗

香和着烟草味道令我格外沉醉,我深深地呼吸在他的鼻翼之下,那种迷人的酥麻

再次令我瘫软在他的膝上。

「是不是很早就想朱老师了?恩?你什么时候开始偷看老师洗澡的?」

轻轻的浑厚的声音,我似乎漂浮在梦中。他的手仍然游走在我的乳房上,象

是要占有它的每毫米的角落。我在晕眩中没法控制自己,我听见了一个无力的声

音从我的喉中响起。

「我偷看了好多次了!」

「哦?!那,都看见什么了,告诉我,都看见老师什么了?」

我羞愧难当,在老师调笑的眼光下俯在他的大腿上,他的浓密的腿毛立即刺

刷着我的脸,令我本已绯红的滚烫的脸更加艳丽多姿。

老师显然意识到了我的迷醉,他的脚此时惬意地在我光洁的双腿上抚来抚去,

享受着年轻的肌肤,右手则抬起我的下巴,使我少女的面孔再次对着他,他迅猛

地俯过头来,坚硬火烫的嘴唇蹂躏着我的嘴唇,我哑哑无语,在他孟浪地扫荡下

无法呼吸。

他的舌头伸了进来,轻易地就攻占了我的整个口腔。他的唾液滋润着我的唇

舌,那种更为浓烈的麝香和着烟草的味道更为恣意地包裹着我。

我几乎快要死在他的湿吻之下……只好使劲抱着他宽厚的腰以使自己不会再

次瘫软在他的下边。他的湿吻令我疯狂,我毫不犹豫地就把他溢入我口腔的口水

吞入喉中,感到如此香甜。

只是我的反映马上被朱世杰发现,他把嘴移到我的耳边轻笑着说:「好吃吗,

恩,老师的口水是不是很好味道啊……你呀,长大了一定是个骚女人!」

老师的一句话令我震惊。虽然我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所做是很出格的,但一个

「骚」字仍令我身子发冷。要知道那是形容一个女人最坏不过的字眼了。我想挣

脱开老师的束缚,一是我浑身无力,而是在老师面前,我根本不可能在现在这种

情形下逃出他的手掌心。隐约中老师用手指重重掐着我敏感的乳头,我啊的一声

之后重新坠入了老师的淫欲之海。

老师要我坐在他的怀里,虽然直到现在他并没有脱去身上的衣物,我仍能感

觉到他莽莽的欲火。

他宽厚的胸膛紧贴我赤裸的背部,我感到象是躺在了大海之中,他的手臂有

力地环绕在我的胸前,死死枯住我小小的乳房。

我仰卧在他的身上,臀部能清楚地感觉到他勃起的巨大及坚硬。

我顿时羞红了脸,有意识地想往前挪挪身子,可他机警地打破了我的企图,

让我更紧的贴着他,同时下身更故意地使劲顶着我。

我在他强大蛮横地进攻之下发出了无用的呻吟。他用另一只手往下褪着我的

内裤,羞耻心令我做出无谓的反抗,然而他太强壮了,很轻易地就把我的内裤褪

到了大腿上,然后,他很熟练地抬起脚,用脚掌踩在我的内裤上,很顺利就把我

的内裤褪到了地上。

在他的面前,我已全身赤裸,在灯光下发出幽白幽白的光。

他的手轻抚过我的胯间,稀疏的毛发在他的手掌下可怜地缠绕,而且,而且,

我那时已经觉察到在我的鲜嫩的肉缝中已经开始泛滥出激动的情液。我使劲地夹

紧两腿,企图掩盖我的窘态。可朱老师是何等聪明,他淫淫地笑着,说:「怎么

了,忍不住流水了?呵呵!」我羞愧之极,一时也没有好的办法,在他的抚弄中

发出悠悠的叹息。

「知道这叫什么吗?恩?」朱世杰轻轻地问我,他的手正揉捏着我的外阴。

我瘙痒难耐,只是以难以抑制的呻吟来回答他。「这叫骚逼!知道了吧,这就是

你的小骚逼,长来就是让朱老师日的!想朱老师日你吗?恩?」

呻吟,还是呻吟!他的淫词浪语令我浪水直流,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将朱

世杰绕在胸前的手抓起,将他粗长的手指放入口中,我需要什么东西来填补那难

耐的虚空,我吮吸着他的手指,感受着他手指的力量和坚硬。

朱世杰被我的举动逗笑了。他用手指插着我的嘴,同时抠弄着我的腔壁,他

的摄人心魄的眼睛离我的很近,讥笑地问我:「哟,无师自通啊,嘴巴想吸东西

啊!」他凑得更近地说:「等会儿老师让你吸更大的东西好吗,听话啊!」

我已经将羞耻心置之度外了。心中的欲火象江水般汹涌,身子开始配合他的

抚摩,呻吟声也越来越无忌。

「你真是个尤物!」他叹到,「今天不操你都不行了!」

他拍了一下我的屁股,力度不大但非常响亮,我惊了一下,发呆间朱世杰已

经脱掉了上衣。他黝黑的上身立马暴露在我的眼前,我能感受到他的热量。那么

多次远远地偷窥,那么多次渴望可以亲身抚摩的美好的裸体如今就在咫尺,那种

震撼是我今生难忘。

那黑亮的皮肤,那么健康生动,那男性的乳头滋长着几根毛发,显得无穷的

诱惑。那厚实而不累赘的胸肌,坚硬但不失活力,胸大肌颇具规模但并不过分巨

大,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性感。再往下,是他圆圆地肚脐,掩映在一圈圈黑毛当中,

黑毛丛丛往下延伸,直至淹没在短裤里。

这么好的景致,是我少女的心难以盛溢,带着一种久盼的期望和饥渴,带着

少女无尽的羞意,我伸出颤抖的手,虔诚地轻轻抚摩这向往已久的肌肤。我先是

摩挲他的胸部,感受着那男性的力量和光滑,甚至斗胆摸了摸他的乳头,因为那

实在是魅力无穷,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

然后往下,往下,感受他的肚脐,平坦坚实的小腹,小腹上如丝的体毛,一

切现实的性感让我的阴部已经泛滥成灾了,我痉挛了,那是我今生的第一次高潮,

只是在一个爱慕的男体旁边,只是抚摩与被抚摩,我高潮了。我摊倒了,倒在朱

世杰宽阔的胸膛上。

「小骚货来的够快呀,这就不行了?恩?」他嗤笑着。也许由于我刚才主动

的抚摩令他意外,也或许那种因被一个13岁女孩抚摩所带来的别样的燃情,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