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友母互玷
友母互玷

扬名和裘磊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两家关系很好,裘磊父母离

父亲就给他和他母亲留下了一套房子,从此就很少有往来了因此家里不是很

宽裕。

而扬名的父亲常年在外做生意,所以家境非常富裕因此常常照顾着裘磊。

扬名的母亲叫张萍,165cm今年40岁,由于家里有钱,身材和样貌

都保养得很好,特别是一双美腿,显得修长而妩媚,只要是夏天穿着裙子出门,

回头率绝对超高,虽然胸部不是很大,只有75B,但完美的腿部曲线加上超有

滋味的面庞,绝对是少有的中年美人。

裘磊的母亲叫张燕,42岁,岁月的流逝使得曾经的美人已经没有了年轻时

的艳丽,但傲人的80C的胸部,超翘的美臀,168的完美曲线,却使得她更

加的看起来成熟而有诱惑力。

扬名和裘磊在一起的时候曾经开玩笑的问裘磊:“你爸爸怎么和你妈离的婚

,估计是审美观有问题吧?」

而裘磊的回答则是:「还不是因为老头子搞了个年轻的小狐狸精,搞得人家

怀孕,那狐狸精又威胁我爸说不娶她就告他诱奸,所以只能和我妈离婚了。」

当时扬名听得直翻白眼。

由于裘磊比扬名大一岁,所以虽然两人读了同一所学校,关系特铁,但由于

不同年级不同班,因此两人只有在放了学后才能一起玩。

这年裘磊读高二,扬名读高一,由于两人都到了发育的年龄,对性的幻想也

越来越强烈,而两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喜欢比自己大的少妇,而两人放学后

最大的乐趣就是偷偷的跑到扬名家看扬名父亲私藏着的毛片。

而且特别喜欢挑熟女少妇的看。

但却苦于找不到能够真正尝试的机会。

一天,裘磊到扬名家去找扬名玩PS,但扬名正好出去了,家里就张萍一个

人,本来裘磊打算马上走的,但张萍妈妈性感的吊带睡衣却无意间勾起了裘磊抑

制不住的邪念,于是,裘磊说:「萍姨,我可以一边玩PS一边等扬名吗?」

“哦,没问题,我们家扬名去他舅舅家了,在城西,要晚点回来,你这里等

他也可以,不过他的PS我可不会插线,如果你会你就进来吧。」

“好的,谢谢萍姨”裘磊一边说,一边恶意的想着,“今天进来了就不只是

插线那么简单了,呵呵!」

虽然和扬名是多年的好兄弟,但才16岁又是精虫上脑的情况下,面对诱惑

是没有理智可言的。

此时的裘磊就是如此,一边玩着PS一边想着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如愿。

而这时张萍无意间的一个好心举动却换来了她之后的一段噩梦。

张萍出于好意,拿了一瓶饮料给裘磊,由于弯腰放饮料的动作,使得张萍的

领口大开,性感的黑色文胸和饱满的半边胸部毫无保留的展露在了裘磊眼中,而

更该死的是当放好饮料后转身离去时,由于张萍的睡衣比较底,完美的腿部曲线

完全的暴露在了裘磊已经像饿狼一样的绿眼中。

裘磊只觉得轰隆一声,脑海中只留下了一个念头:「强奸她!强奸了她。」

于是裘磊疯了一般的冲上去,双手从后面狠狠的抓住了张萍的双峰,这个举

动把张萍狠狠的吓到了,刚想张嘴大叫,但声音才到喉咙口,嘴巴却被裘磊迅速

伸来的手给堵了个严严实实。

张萍一口咬在裘磊的手上,一阵刺痛传来,裘磊强忍着提醒自己,不能松手

,松手就全完了。

而这时的张萍,又因为一时的善良,怕咬坏了裘磊,不敢狠下心来,却不知

道这样的做法是把自己推进了深渊。

怎么办?裘磊突然想到,扬名曾经和他说过,由于扬名爸爸怕吵,因此他爸

爸和妈妈的卧室当时装潢的时候采用的是隔音材料,想到这一点,裘磊邪恶的笑

着说:「萍姨,今天我一定要搞了你。」

猛的一个用力,裘磊拖着张萍向卧室而去,张萍咬又不敢下狠劲,只能奋力

的挣扎,但裘磊毕竟是小伙子,几下就把张萍甩进了卧室,反手锁上了卧室的门

这时候的张萍才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

大声的斥责裘磊道:「裘磊,你想干什么,我是扬名的妈妈,你不要乱来!

“乱来,我今天就是要乱来了!这个房间是隔音的吧,哈哈,你他妈叫了也

没用!」

裘磊再一次向张萍冲去,狠狠的把张萍扑倒在床上,也不管张萍打向自己脸

部的双手,“撕”的一声把张萍的吊带睡衣从胸部撕开,这一次,张萍整个性感

的黑色BRA包住的完美胸部,彻底暴露在了裘磊的狼眼之下。

这刺激使得裘磊几乎暴走,而这时张萍只能双手紧紧的去捂住胸口,但裘磊

的目标此时却转到了张萍的睡衣下摆上。

由于没有阻挡,裘磊野蛮的一下就把张萍的下摆撕了下来,露出了张萍那修

长而又诱人的美腿。

一条同样性感的黑色内裤瞬间夺走了裘磊所有的理智。

此时,裘磊也不去撕张萍的文胸了,他死死的抓住张萍的内裤,疯狂的撕扯

着,而张萍只能拼命的拉住自己下体这最后的一道屏障,大喊着:「裘磊,你不

能这样!不可以这样的!救命啊!」

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裘磊最终还是野蛮的撕碎了张萍下体的这最后一道屏

障,用膝盖慢慢叉开了张萍紧并着的双腿。

“就要成功了,我一定要搞了你!」

裘磊疯狂的想着。

但就在这时,张萍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危险,一口重重的咬在了裘磊的肩膀

上,裘磊只感到一阵剧痛从肩膀上传来,手上一松,张萍顺势拼命的挣脱了出来

,飞快的冲向卧室的大门。

但裘磊马上咬牙前冲,在张萍把门打开的一瞬间猛的撞到了张萍的背上,卧

室门“坪”的一声又重重的关上了,裘磊马上各抓着张萍一只手,身体紧紧把张

萍压在卧室的门上,此时,张萍下体已经没有了屏障,裘磊再次用腿把张萍的腿

从后面叉开。

而张萍的体力明显的已经不支了,裘磊改用一只手把张萍的双手紧按在卧室

门上,一只手迅速的掏出了自己下体已经爆发的小兄弟,拼了命的在张萍的翘臀

上刺。

但由于以前没有任何经验,根本就没办法找对地方,只能不停的做着尝试性

的刺击探询。

这时的张萍无助的哭喊着,但一切都是徒劳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裘磊彻底疯狂了。

爆发的小兄弟一次次的失败,强烈的欲望没地方发泄终于使得裘磊发疯了,

“不管怎么样,今天我一定要搞了萍姨”裘磊想着,把一口吐沫吐到手上,再把

它抹到自己的小弟弟上,这个办法还是一次看扬名爸爸的毛片上学来的,可以更

好进洞。

终于,裘磊感觉到自己顶到了一个凹进的小洞上面,但怎么顶都顶不进去,

而张萍却真的要疯掉了,裘磊此时顶到的正是连她老公都没有进过的菊花穴,张

萍疯了似的大喊着:「裘磊,你疯了,不要!不要这样!不要!!!」

但这一切已经没用了,野兽一般的裘磊一声大吼,瞬间小弟弟被整个肉壁紧

紧包裹住的快感传遍了裘磊的全身,而张萍则一声撕心裂肺的痛苦大叫,心理和

身体终于达到了极限,整个人昏迷了过去。

这一刻,裘磊感受到张萍的变化,但却也顾不到什么了,疯狂的做着使自己

舒服的同一个动作,整个卧室充斥着肉体剧烈撞击的“啪!啪!」

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股无法忍耐的尿意袭来,裘磊舒服的大叫一声。

整个人和着张萍软软躺倒在了卧室的地毯上面。

休息了几分钟,裘磊把张萍抱上了床,面对张萍的胴体裘磊又一次的兴奋了

起来,“这回萍姨你阻止不了我了吧“,裘磊看着昏迷过去的张萍邪恶的想着。

双手把张萍的文胸扣子一拨,由于文胸是前开扣的,因此张萍75B的美胸

终于瞬间展露在了裘磊眼前,裘磊忍不住了,毫无阻碍的抬起并分开张萍的两条

修长美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就准备继续运动。

但这时,裘磊突然愣住了,“晕,原来刚才搞的是萍姨的菊花穴啊!」

只见张萍的菊花穴口还留着丝丝血迹,摆明以前是没有被插过的。

这一发现激动得裘磊兴奋不已,不管三七二十一,既然做了就要彻底。

于是,肉体激烈撞击的“啪!啪!」

声再次响彻卧室。

“舒服!舒服!还是这里舒服!」

裘磊疯了一般的大叫着……2个小时以后,张萍悠悠的醒了过来,她傻傻的

看着卧室的天花板,后庭的疼痛和下体流出的粘滑液体告诉着她残酷的现实。

看着自己的黑色文胸,残破不全的内裤和吊带睡衣散乱的扔在床边的地上,

张萍只能默默的哭泣。

她不敢告诉任何人今天发生的一切,因为在骨子里,张萍和许许多多中国的

传统女子一样,都是思想相当保守的。

而裘磊回到家后则陷入了深深的害怕当中,他怕萍姨会告他强奸,他怕扬名

会找他拼命!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扬名还是和往常一样和他亲密无间,去扬名家的时候萍姨虽然看自己的眼神

还带恨意,但却明显是不想被扬名发现的那种。

这个发现彻底给裘磊安了心,而初尝甜头后的强烈性需求却一次又一次更加

折磨着裘磊的心。

但毕竟是学生,和扬名又是好兄弟,时常在一起,想搞张萍的机会太难找了

终于,在一个多月后的一天,裘磊从扬名口中得知他又要独自去舅舅家教表

弟英语。

裘磊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他想赌一把,他知道张萍既然一次不敢说出他的事情,那之后一定也是一样

,他要赌的是一个永久霸占张萍肉体的机会……(2)通过阳台上的玻璃窗,裘

磊清楚的看到扬名从楼道口走出去的身影。

「呵呵,没想到这么快就出去了,看来今天我可以和萍姨玩得更久一些,更

彻底一些了。」

裘磊看着扬名渐渐远去的身影,嘴角上不自觉地流露出邪恶的笑容。

「叮咚!」

裘磊按下了扬名家的门铃。

「忘带钥匙了吧。

早叫你好好保管自己的东西就是不听,现在知道错了吧」

扬名妈妈张萍的声音在门的那边传来。

没有做声,裘磊把手按在了扬名家的门上。

随着大门的开启,张萍看到了裘磊那张挂着邪邪坏笑的脸。

没有任何的犹豫张萍的第一反应就是使劲的想把门关上,并在心里想着,「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刚才为什么不先看下猫眼呢,这下坏了。」

看到儿子忘记在桌子上的钥匙,却没有提防门外的可能并不是自己的儿子。

当然,裘磊早就按在门上的手,自然不会让张萍再轻易把打开的门给关上。

一个加力猛推,只感到一股抵挡不住的力量从门上传递而来,站立不稳的张

萍一下子跌倒在了客厅的地板上。

而裘磊则顺势一步跨入扬名家的大门,并反手把门给锁上了。

张萍心中一阵惊恐,「裘磊,你要干什么!我们家扬名马上就要回来的,你

不要再乱来了!上次你对阿姨做的事情阿姨可以当没发生过,但你如果再乱来的

话我一定会报警抓你的!「望着张萍色厉内荏的呵斥,裘磊不屑道:「萍姨,直

说了今天我还是冲您来的,我知道扬名去他舅舅家了,估计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

至于您说要报警抓我是现在就叫还是等我再尝过一次您的味道再叫就随便您

了。

反正到时候我就说是您勾引我的,这一旦调查起来绝对是要牵动左领右舍,

到时候不说扬名爸爸,就是这里的邻居估计也会用异样的眼光来看您了吧。

就算最后判我有罪,反正您的滋味我也尝过了,我认了。」

望着裘磊一脸的无赖相,张萍心中一阵绝望,「是啊,要是真的报警后他那

么做了,我以后还怎么活啊。」

其实别看裘磊现在外表笑得很邪恶,一副吃定你了的样子,其实心里也是一

阵发虚,他就是在赌张萍是一个传统观念很强的女人,不敢把事情说出来,更不

敢报警抓她。

他知道如果这次赌赢了,萍姨以后就可以任他蹂躏了。

望着张萍带着盈光渐渐红起来的眼睛和那绝望的神情,裘磊知道自己是赌赢

了。

哈哈大笑声中,裘磊把张萍一把抱起,飞快的冲入了卧室,接着传来一声重

重的卧室房门被反锁上的声音。

卧室中……「萍姨!萍萍!舒服!太舒服了……」

裘磊忘情的大声叫喊着。

而张萍则把脸转向了一边,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承受着裘磊一波又一波的

猛烈冲击。

此时的张萍,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双手被裘磊按在枕头的两侧。

裘磊一边大口大口的吮吸着张萍75B的两只成熟白兔,一边忘情的嘶吼着

身下已经爆发的小兄弟在张萍的体内疯狂的肆虐。

正在这时候,张萍放在枕边的手机响了,一瞬间,张萍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希

望,赶忙挣扎着对裘磊说:「是扬名,肯定是扬名,他钥匙忘记拿了,就放在客

厅的桌子上,我不接他一定会怀疑的。」

电话声响起的一瞬间裘磊也是吓出了一声冷汗,一下子没防备张萍的挣扎,

被张萍一下子给挣脱了。

由于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看着张萍快速的拿起手机并接通了电话。

「喂,儿子,你在门外啊,哦,我马上来给你开门。」

张萍的第一句话就让裘磊瞬间楞住了。

傻呼呼的看着张萍穿上了吊带连体睡裙,走出卧室的门,这时才反应过来事

情的严重。

望着张萍放在大门把手上的手,裘磊马上压低自己的声音,恶狠狠的用只有

张萍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到:「如果萍姨你敢乱来,那我只能做出自己不愿意做的

事情了。」

说着快步跑到客厅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并快速的躲到了阳台上。

裘磊不敢躲进卧室,因为卧室是隔音的(上一篇中已有交代)。

此时的裘磊心里反而冷静了下来,让他杀了扬名他感情上做不出来,也不敢

这么做,心里想着这事被扬名知道了最多兄弟没得做了,被他狠狠打一顿。

报警的事情扬名估计做不出来吧。

拿着刀不过是为了威胁下张萍。

在心乱如麻的状态下,张萍还是打开了门,看着儿子气喘吁吁的面孔,想到

裘磊刚刚拿起水果刀时凶神恶煞的话语。

张萍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妈,我钥匙忘拿了,刚刚的士开到一半我才想起来,估计今天要很晚回来

怕吵到你,所以就回来拿了。

,嘿嘿。」

怕老妈罗嗦自己忘记带钥匙,扬名赶紧把自己的孝顺想法表达了出来。

没等张萍反应过来,就一步跨进家门,拿起了自己的钥匙就往外走。

望着自己儿子匆匆而去的背影,张萍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什么话也没说。

「妈妈好像没穿内衣啊,估计在睡觉吧,怪不得敲了半天门都没开。」

坐在的士车上的扬名回忆刚才母亲凌乱的头发和单薄的吊带睡衣模样,想当

然的这样推论道。

他此时更本没有想到自己的母亲已经被好兄弟裘磊给上了。

从张萍背后关上房门,裘磊把嘴轻轻的抵在张萍的耳根上:「萍姨,刚才我

还没有尝够您的味道,我们现在继续吧……」

抱起张萍再次走进卧室,关上门。

裘磊突然想到了第一次对张萍的蹂躏。

于是就把张萍压在卧室的门上,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张萍,嘴角挂上了那特有

的邪恶笑容。

张萍奇怪自己没有被扔回床上去,当他看到裘磊那邪恶的面部表情时,张萍

把脸转到了一边。

厌恶的说:「快一点,我想早点休息……」

望着张萍那认命了的表情,裘磊的欲望瞬间又达到了最高点,隔着一层薄薄

的睡衣,裘磊用一只手疯狂的揉捏着张萍的乳房,而另一只手则撩起了张萍下面

的睡裙,由于刚才张萍只来得及穿一件单薄的睡衣,现在下面依然是真空的,裘

磊顺势抬起张萍的右腿,将已经再次爆发了的兄弟刺入张萍的体内。

「啊!……你轻……恩……恩……」

张萍还没说完。

裘磊的舌头已经顺势伸进了张萍的口中,张萍不舒服的恩恩声使得裘磊更加

的兴奋。

裘磊把张萍重重的抵在卧室的门上,一次又一次的撞击着张萍的身体,整个

卧室顿时响起了肉体碰撞时发出的「啪!啪!」

声,和张萍樱桃小口被侵占下体被仓促插入因难受而发出的「恩!恩!」

声。

终于在疯狂的冲刺了百来下后,裘磊一声大叫。

张萍只感觉到自己的体内突然被射入了一股炽热的洪流。

裘磊毕竟是小伙子,射精的力度很强,而张萍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这样热流

的冲击了,一瞬间的快感使张萍忍不住发出了声呻吟。

「啊!……」

「呵呵,终于还是叫了……」

裘磊坏坏的笑看着张萍。

而刚刚自己的生理反应则使得张萍一阵的羞愧。

一把推开裘磊,张萍走向大床,「好了吧,你可以走了……我想休息了」

望着张萍的背影,那修长而妩媚的长腿,窈窕的身段,雪白的侗体,裘磊毕

竟是年轻人,马上又爆发了自己的小兄弟。

一把将张萍从背后推倒在床上。

「啊,你要干什么,不要……」

张萍被突然的袭击吓了一跳。

「什么不要,老子今天要操到你讨饶。」

裘磊把张萍的身体扳了过来,一把撕开睡衣。

顿时,张萍圆润的乳房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了裘磊的面前,那微微凸起的微红

色小乳头,把张萍此时的生理反应彻底的出卖了。

「哈哈,萍姨,您也是需要的吧,别忍着了,多辛苦啊!就我们俩个,叫出

来吧。」

裘磊淫笑着把张萍的一对美腿抗在自己的肩膀上,望着张萍还在往外面流淌

着自己精液的小穴,握住自己再次爆发的小兄弟,找准方位,再一次的进入了张

萍的体内。

这次,由于体内已经有了润滑的精液,所以在裘磊一次次的冲击下张萍感觉

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一波一波的快感仿佛要把她给融化了,女人的身体就是这

样的奇怪,就算自己不愿意,但是身体上的快感还是无法抗拒。

「啊……」

终于,张萍还是忍不住呻吟了出来。

这一声的呻吟张萍自己都楞了一下,她自己竟然在除自己丈夫以外的男人身

下发出这样了的叫声,但这一发却不可收拾了。

「啊……啊……恩……喔……」

张萍情不自禁的不断呻吟了起来。

而此时的裘磊也彻底疯狂了,女人的叫声是男人最好的催情剂,裘磊现在就

好像是一只野兽,疯狂的撕咬着张萍的乳房,双手不停的狠命揉捏着张萍身体的

每一个部分,特别是一双美腿和胸部都已经被裘磊捏出了红红的印记。

不知道冲刺了多少个回合,裘磊再一次的用自己的体液把张萍的子宫添满,

此时的俩人都软软的躺倒在了床上,俩人身上的汗水把床单都浸湿了,张萍已经

忘记了和自己丈夫上一次的如此激烈做爱是在什么时候,此时的她被高潮后的舒

爽感彻底的融化了。

「呵呵,萍姨,你再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哈哈哈!!!」

几分钟后,裘磊看着身体已经软成一团的张萍,心中兴奋的想着。

又再一次向赤裸无力的张萍扑去……(3)「啊……啊……恩……恩……啊

……」

张萍的呻吟在隔音的卧室里回荡,在裘磊的耳中,这就是天籁之音,这就是

鼓励自己继续冲刺的号角,这就是激发自己原罪的导火索。

看着身下正极力迎合着自己的好友之母,快感正源源不断的从自己刺入张萍

下体的那部分传边全身。

「萍萍!萍萍!萍萍!」

裘磊一边狠狠的揉捏张萍的酥胸,一边疯狂做着野兽般的原始运动。

在最初被裘磊强奸,到现在沦为裘磊旺盛兽欲的发泄对像,张萍从当初的屈

辱渐渐的转变到现在的享受快乐。

在儿子不在的时候,裘磊一次次的索要,一次次的蹂躏她成熟而美丽的肉体

,张萍已经渐渐的接受了现实。

既然不能声张,无从反抗,那索性就让自己的身体去享受那道德沦丧后的快

感。

自从裘磊成功威胁并再次强奸了自己后,张萍在之后面对裘磊单独摸上门来

的时候就选择了放弃反抗。

并开始渐渐的迎合着裘磊,毕竟通往女人心灵的通道是阴道这句话还是很有

道理的。

裘磊强壮的身体,旺盛的精力完全弥补了他性爱经验上的不足,给长期独守

空房的张萍带来极大的满足。